「 鍋爐是詩 」

 

 

關於2022年度計劃記事:回到過往臥室音樂的純粹與自由

古典工藝與當代許多人工提取物作更深度碰撞為今年實驗重要方向。將在兩個極端方向被實驗,一是更深度使用各種粗制材,二為更開放與各種人工材料融合。

色彩表現仍是今年制作很重要方向,藍染的藍靛比例運用上,會有多種比例實驗,並且在藍染基礎色再與植物染混合新的色彩表現。另外,「土壤的色彩」也是今年很重要色彩表現,在地或國外的各種泥料的色調將開始展現,或者做色調拼配。

工藝探索在工作與生活之間,多年來是如此緊密。完成研究後,我注意到心念對於把重心放在作品發展,令我如此專注,去年是很重要的狀態,常回想二十多歲玩實驗音樂時期的那種純粹感,在臥室裡像修道士般發展作品系統。有時與朋友聊到過往,心裡總會想人的一生在哪些候,屬於我們回憶裡的烏托邦?隨著過往與這幾年人事物經歷,我覺得在工藝在進入某個階段,會有許多選擇與想法,包括自己面對未來的態度。如果說工作與生活為一體,整日都浸泡在工藝的生活裡,工作計劃到底為何?更多地自省與調整,在工藝技術已趨成熟,進入下一個作品發展階段,我認為是走向內在,作者與用者、藏者之間是一條同時前進的路,我們尋找內心深度情感,以及內在無限想像與經驗。

進入工藝,捨離工藝,表現美,捨離美,無所求,走向內在。


 

關於2022年04月 – 06月春夏制作記事:

春夏季將恢復制作節奏,一至三月將工作室與住家作整理與收納,從十年前搬進目前工作室與住家,到進入古典工藝研究,期間實驗與面對各種困境,實在無暇也沒有心思做整理收納,所有專注於實驗與制作。隨著這兩年對於工藝技術的引力越來越少,進入奔放與自由觸感,就制作方面代表越過工藝本身,全然專注於感受、表現與心境。

藉由這次整理收納,包括空間層架架設、以及各種不必要物品丟棄銷毀,多年來浸泡在研究,制作以外的繁亂重新整理,此刻正進入新的狀態。而極簡與簡樸的生活,總帶來許多力量。

春夏季不安排制作計劃,想隨心制作蘊釀更不一樣的線條,這次作整理與收納,其中也規劃局部小空間使用,作為今年開始另一為期10年作品類的工藝研究。去年秋冬至今年初,我注意到整個心境變得不同,也許這是工藝與工藝者合而為一感受,在作品面前,沒有任何成為恐懼。

“風雷雨電交加的路上我何幸有此良師。” – Muhammad Rūmī